叶春:从用电量看新冠肺炎疫情对我国经济的影响

发布时间: 2020-03-18 09:17:18   来源:  作者:叶春

  “ 运用及时、客观、准确的用电量数据,分析疫情对经济的影响并提出对策,推动生产企业复工复产。”

  2020年春节前后,适逢春运高峰期,湖北省武汉市等地陆续发生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2月3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务委员会召开会议,研究加强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防控工作。会议指出,要在做好防控工作的前提下,全力支持和组织推动各类生产企业复工复产。无疑,密切监测经济运行状况,科学、客观、准确的分析疫情对经济的影响并提出对策,是沉着应对、精准施策、高效重建的关键。

  用电量与经济发展关系密切

  作为经济发展的风向标和晴雨表,电力在国民经济发展中具有举足轻重的作用。随着我国能源战略的不断调整,尤其近年来“以电代煤、以电代油”等电能替代举措的积极推进,能源消费逐渐向电力消费倾斜,电力在终端能源消费中的比重持续提升,社会经济对电力的依赖程度逐年增加。

  用电量与GDP增速具有较强的相关性。从GDP与用电量增速对比曲线图可以看出,2003-2019年二者用电量走势基本一致。2015年和2018年二者有些背离,一方面是经济增速进入换挡期,动力转换;另一方面是二者统计指标调整时间上有些不一致。

  分产业看,10余年来,随着我国经济结构的转型,三大产业对GDP的贡献率发生明显变化。2010至2019年,第三产业GDP贡献率由39.7%上升至59.4%,增加接近20个百分点;第二产业GDP贡献率由58.6%降至36.8%,下降21.8个百分点。三大产业贡献率格局基本稳定,第三产业成为拉动GDP的生力军,其占比上升5.7个百分点;二产占比下降6.6个百分点。2019年,第三产业和城乡居民生活用电量对全社会用电量增长的贡献率达51.0%,比上年提高11.1个百分点,其中第三产业贡献率比上年提高10.1个百分点,是支撑全社会用电量增长的主要动力。

  分行业看,二产中,制造业和四大高耗能行业用电量占比均下降4.3个百分点,但依然还是用电量的主要力量。而汽车制造业、医药制造业、计算机/通信和其他电子设备制造业等为代表的高技术及装备制造业稳步发展,与互联网等信息技术密切联系的第三产业诸多行业持续高位运行,新兴服务业蓬勃发展,成为电力消费中的新亮点。

  同时,从消费、投资和国外三大需求累计同比对GDP贡献率看,消费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逐步成为中流砥柱,而投资形成贡献率趋于稳定。

  事实上,电力消费量与社会经济发展水平、发展速度和产业结构等多种因素密切相关。一直以来,电力消费量都作为被社会经济发展情况的重要表征性指标。电力行业的健康发展能为经济发展提供强大的能源支撑,促进经济发展;反之,经济的持续发展又能推动电力产业的发展,具有双因果关系。

  疫情对用电量的影响分析

  电力与经济的密切关系,为我们从疫情对各产业、行业用电量的影响,进而分析未来经济走势提供了可选视角,尤其是用电量具有及时性、客观性和准确性的特性,使得这种范式具有一定的优势。

  随着疫情的不断发展,电力终端消费面临外“困”内“忧”的叠加影响。

  外“困”方面。一是中美经贸摩擦解决前景仍不明朗。2017年8月以来,中美贸易摩擦不断升级,持续性对国家出口造成影响,中国对美出口下滑明显,电力行业作为与国民经济各行业密切相关的重要基础性行业,加征关税效应逐步显现,尤其是东部沿海外向出口特征显著的外贸和经济大省,去年以来售电量增速呈现出下滑趋势,金属制品、纺织业、化学纤维制造业表现尤为明显。因此,2019年四季度经济增速的微弱企稳和今年中美第一阶段经贸协定所带来的利好,很大概率会被此次疫情带来的负面影响所中和。

  二是世卫组织宣布新型冠状病毒疫情为“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PHEIC),并提出包括针对货物、集装箱、交通工具等在内的7条临时建议,这将加剧外需对经济的冲击。尽管该决定可以给我国带来更多的资源战胜疫情,但其将提高或触发各国对我国出口贸易和国家投资的相关限制。目前,被誉为世界经济的“晴雨表”的波罗的海干散货指数(BDI)跌至487点,创出2年来新低,接近历史低点。BDI指数由几条主要航线散货船的即期运费加权计算而成,这些散装船运以运输钢材、纸浆、谷物、煤、矿砂、磷矿石、铝矾土等民生物资及工业原料为主。若疫情短时不能控制,将影响我国制造业等行业用电量的增速,甚至有可能推高煤炭、天然气等电力燃料的价格。据悉,沙特也将加大原油减产力度。

  内“忧”方面。一是正值春节,我国部分中东部城市封城、公共交通停运、禁止旅游出行、聚会。初步估计,娱乐业、餐饮、零售、旅游这些行业的用电量将造成较大影响。

  二是由于节后企业复工推迟,人力资源密集型企业,如纺织行业、电力电子代工企业等用电量将大幅下滑。

  三是制造业行业用电量增速将下降。尽管新冠疫情直接影响旅游、餐饮、商业、交通运输等三产行业,但由于产业链的波动,长期必然会给一、二产业造成相应的影响并将逐渐显现,尤其是通过需求、消费逐步波及制造业,致其用电量增长逐步承压。

  调查分析之后,不妨予以实证比较。2003年,SARS疫情持续时间2002年11月至2003年7月,确诊感染病例7429例,死亡865例,死亡率9.2%。对比新型冠状肺炎,截至2020年2月3日20:00,确诊感染病例17336例,死亡361例,死亡率2.1%,疫情尚在继续。

  从用电量变化来看,2003年全国全社会用电量增速为15.4%,是2000年以来的最高点,而GDP增速也高达10.0%。从图1上,基本看不到SARS爆发对GDP增长的影响,而是少有的快速增速的趋势,若分季度看,仅是当年第二季度GDP增长率下降2个百分点。2003年是我国电力体制改革后的第一年,也是国民经济的快速增长期,拉动电力供需两旺。因此,SARS对国民经济的影响基本被强劲的改革发展速度对冲掉。而此次疫情所面对的整个社会、经济环境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初步预判,此次疫情将对经济的冲击大于SARS所带来的影响。但此次防控政府层面动员迅速,基层反馈及时,从2019年12月底到1月底尽管确诊人数超过SARS,但致死率较低,且增速从目前看有走低的趋势。全年总体看,经济波动不会太大。

  从用电量看疫情对经济的影响

  上述分析可知,疫情直接影响的主要行业有交通运输业、住宿餐饮业、教育文化娱乐业、消费品制造业及计算机通信和其他电子设备制造业等,其用电量占比分别为2.4%、1.1%、1.3%、6.9%和2.2%。

  总体来讲,假设防控及时,疫情持续时间较短,并控制在一季度内,二季度工厂产能及生产逐步恢复的情境下:一季度,三产、二产用电量增速同比回落约5.0和0.2个百分点,二季度三产用电量增速环比缓慢回升,二产用电量受产业链波动影响,增速环比略下降。考虑到部分产业、企业疫情结束后,会压缩周末休息时间,抢生产,上述行业用电量二季度后可能持续回升,不断消化。三四季度各产业用电量将缓慢回升。因此,其年度总量不会变化太大,全年用电量增速4.5%左右,只是季度增速会有所调整。

  从地区来看,疫情较重的中东部的用电量增速将大幅下滑。从我国的电量结构来看,近年来分地区用电量增速总体上呈现“西高东低”特点,西部地区领先。2019年,从比重看,东部、中部、西部和东北地区用电量所占全国比重分别为47.2%、18.7%、28.3%、5.8%。从贡献率看,各地区用电量增长对全社会用电量增长的贡献率分别为37.9%、18.8%、38.4%、4.9%。2020年,中、东部用电比重将有所降低,西部用电量比重提高。同时,西部对用电量的贡献率将继续提高。

  从各方建议和政策出台趋势看,国家可能出台以下相关政策:一是财政货币支持政策对受损行业进行财政贴息;二是加大减税降费的力度支持中小企业发展;三是严格落实降电价政策支持实体经济发展;四是降低或免征个人所得税扩大内需拉动消费。这些组合政策将尽快恢复受损行业或企业,确保GDP增长率保持在5.5-6%。

  综合上面分析,可以初步得出几个结论:第一,新冠肺炎疫情必然影响企业生产和社会零售品消费,导致用电数量和结构变化,从而对宏观经济造成一定的影响,其程度大于非典。第二,通过调整年度计划安排,生产调节性大的行业一定程度上可以化解部分因疫情影响的生产。第三,适时出台宏观政策,适时拉动潜在消费和投资,通过增量冲抵部分影响。总之,无论理论上还是经验上看,新冠疫情会影响经济增速短期放缓,经济增长的中长期趋势不会因为外部冲击而发生实质性改变,疫情结束后,只要政策调整及时和得当,增长会反弹并恢复到原有轨道上来。

  当然,要实现上述调控目标,建议把握“稳”、“准”、“狠”、“活”。首先,出台政策要稳。促进经济平稳发展,保持政策的稳定性,毕竟重建不是毕其功于一役,有个相当长时间和过程。其次,落实措施要准。疫情对经济、产业和行业的影响可能不对称、不均匀,所以要对症下药、因症施策。再次,执行力度要狠。疫情造成复工复产较大的延迟,一年之计在于春,错过了春季,后期压力相当大,必要加大力度,尤其是一些季节性的行业。最后,调整机制要活。新冠肺炎疫情波及面大、影响程度深,可能面临很多曾未预见的新问题新困难,如果因循守旧、墨守成规,必然延误战机,应大胆采取灵活机制,甚至一地一策,一产业一方案,确保任务顺利完成,目标如期实现。

中国电力网官方微信

      关键词: 电力,用电量

主办单位:中国电力发展促进会
网站运营:北京中电创智科技有限公司  国网信通亿力科技有限责任公司
服务热线:400-007-1585      在线投稿
《 中华人民共和国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 》编号:京ICP证140522号 京ICP备1401310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