煤电一体化整合大幕开启 1.8万亿能源巨无霸谋变

作者:吴平 发布时间:2017-09-05   来源:时代周报

  8月28日,国务院国资委官网发布公告,宣布神华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神华集团”)与中国国电集团公司(以下简称“国电集团”)两家央企集团实施合并重组。作为重组后的母公司,神华集团吸收合并国电集团,并更名为国家能源投资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国家能源投资集团”)。

  同时,两个集团控股的上市公司层面,中国神华能源股份有限公司(601088.SH/1088.HK,中国神华)和国电电力发展股份有限公司(600795.SH,国电电力)把各自旗下的火电资产用作出资,共同组建新的合资公司,并由国电电力控股。其中,国电电力拟用于出资的是22个火电公司的股权及资产,中国神华则是18个火电公司股权及资产。

  新成立的国家能源投资集团,位列国资委直属央企的第22名。它将以超1.8万亿元的资产和2.2万亿的发电装机规模,跃升成为全世界装机容量最大的电力公司,以及全世界煤炭产销量最高的上市公司。

  经历此次重组,国资委直属央企数量从此前的超过150户下降到98户。据国资委企业改革局局长白英姿介绍,央企强强联合,减少无序竞争和同质化经营,更好发挥协同效应,与此同时,重组后的国家能源投资集团,多个领域全球第一,成为具有较强竞争力的综合性能源集团。

  更富戏剧性的是,煤炭和电力,这两个此前互相博弈,在煤炭价格波动中不断上下变换位置的行业,此刻却都面临产能严重过剩,并被列为供给侧改革的重点。

  “去产能、供给侧改革,这是本轮国企改革的最重要主线。”国家行政学院决策咨询部副主任王小广教授对时代周报记者说。

  作为在中国电力领域整合潮中诞生的首个能源巨无霸,“中国神电”的落地,在一定程度上终结了煤电博弈,并由此拉开煤电一体化的整合大幕。未来,或许将有越来越多的来自这两个行业的企业融合为一体。

  “合并是趋势,未来可能会有其他的巨头合并。”东北某地方安监局负责人王明对时代周报记者说。

  过山车上的煤炭

  进入9月,东北某些地区已经需要穿上长衣长裤,气温继续下降两个月,就正式进入供暖季节,各种供热锅炉旁将堆起煤山。据辽宁省政协委员王庆林透露的数据,辽宁省90%的供暖依赖燃烧煤炭,全省煤炭消耗中,有一半是用在供暖方面。

  此外,根据国家的政策,2017年7月1日之后,开始禁止省级政府批准的二类口岸经营煤炭进口业务,实质上限制煤炭进口。

  对国内的煤炭行业来说,这些都是好消息。

  从全国来看,在10年前,从矿井中挖出的煤炭,运到钢铁厂用来冶炼钢铁的比例为18%左右,目前依然维持在12%,另外有12%被用到建材行业,最大头的50%被运到火电厂发电。而全国发出的电力,有60%用到了重工业,因此,伴随着2000年以来,国内在房地产、基建等领域固定资产投资的突飞猛进,全国煤炭行业总产量从2002年的11亿吨迅速增长到2009年的近30亿吨。

  叠加了2008年的严冬南方冰雪灾害,国内煤炭价格创出了历史最高。那时候,秦皇岛中转5500大卡山西优混动力煤,最高平仓价达到每吨1010元,相比2005年400元左右的价格上涨了2倍多。

  那个时代被业内称为煤炭行业的“黄金十年”。各个证券公司组织的策略会上,煤炭行业分析师往往是最受追捧的明星,煤炭行业专场的会议室每次都会被人群挤满。“数钱用秤称,装钱用麻袋,扫煤灰买悍马”,媒体不断挖掘出“山西煤老板”的故事让人瞠目结舌。

  神华集团恰好赶上了煤炭行业黄金十年的起点。

  1995年,神华集团经国务院批准成立。2001年,黄骅港建成投产,标志神华集团一期工程完成,涵盖煤炭生产、铁路、港口的神华集团终于正式形成。

  神华集团是国家为了开采神府煤田而建立。位于陕西省北部靠近内蒙古的这片区域,是世界七大煤田之一,储量235亿吨,为全国的15%,相当于50个大同矿区,出产的煤炭热值可达5500大卡,质量上乘,且都为露天矿,易于开采。神华集团在这里采用了最先进的开采技术和机械化装备,使神东矿区成为世界上生产效率最高的矿区之一,每吨开采成本仅为100元左右,而国内同行都要达到300元左右。

  除此之外,“神华集团煤电路港航的模式,不仅在国内是第一个,全世界也是没有过的。”原国家煤炭部部长、神华集团董事长肖寒此前在接受《能源》杂志采访时回忆说。

  由于神华集团旗下拥有神朔铁路、朔黄-黄万铁路的全部或部分股权,因此,从神府煤田挖掘出的煤炭,可以立刻装上专用火车,从陕西穿越山西、河北的800多公里距离,直接抵达河北省黄骅港,装船下水运输到需要的地方。

  神华集团的煤炭产量,从2001年的4000万吨,增加到最高峰2013年的3.18亿吨,占到全国总产量的6%左右,是中国乃至全球第一大煤炭上市公司。另一方面,由神华集团控股并运营的铁路里程约为2155公里,除了拥有黄骅、天津、珠海3个煤码头,还拥有220万载重吨的航运船队。

  价格涨跌,生死之别。

  国内煤炭价格在2011-2012年前后从高位盘整之后快速下挫,在2015年进一步下挫。从800元跌到500元,再到350元,秦皇岛中转5500大卡山西优混动力煤价格跌回到了十年前的低位。

  影响在财报上亦逐渐显现。中国神华煤炭板块的毛利率从2009年的37%下降到2015年的16%,煤炭产量从最高峰的3.18亿吨下降到2015年的2.8亿吨,煤炭板块的经营收益则从最高的460亿元,下降到2015年的49.3亿元。

  当时,整个行业都沉浸在压抑的气氛中。

  据中国煤炭协会统计,在2015年,煤炭行业亏损面已经超过八成,上市的煤炭公司包括国投新集、神火股份、煤气化和山煤国际等,而连续亏损两年将面临被ST的风险;神华集团下属某公司管理层集体降薪的幅度高达40%,全体员工工资下调幅度为10%。另据央视报道,由于停工停产,煤炭行业失业待业人员超过10万人。

  2016年2月,国务院公布煤炭化解过剩产能实现脱困发展指导意见,指出,要从2016年开始用3-5年时间,退出煤炭产能5亿吨左右,减量重组5亿吨左右。与此同时,要求全国所有煤矿必须按照全年作业时间不超过276个工作日,以控制产能。

  同年5月,全国25个产煤省(区市)及新疆建设兵团签订目标责任书,共去煤炭产能8亿吨左右,涉及职工150万人。

  根据中国煤炭工业协会副会长姜智敏2017年1月透露的数据,2016年全国煤炭行业实际去产能约为3亿吨,2017年去产能将少于2.5亿吨。

  “市场自然的力量淘汰了很多煤矿,价格下跌得厉害,煤炭卖不出去,很多企业资金链断裂了,早就维持不住了。”王明对时代周报记者说。

  终于,煤炭价格在2016年下半年迎来显著反弹。秦皇岛中转5500大卡山西优混动力煤价格,从400元左右上涨到2016年底的700元左右,之后短暂下滑,继而又继续反弹。

  不过,按照王明的说法,虽然价格上涨了,但关停的煤矿很难复产,“国家政策压的力度很大,也需要走很多繁琐的手续,从评估、公告、上报再到审计,几乎是不可能”。

  根据中国神华2016年年报,2016年公司煤炭平均销售价格,从每吨293元上涨到317元,煤炭产量也终于扭转了几年以来的下滑,从2015年的2.8亿吨上升到2016年的2.898亿吨。

  而根据中国神华的2017年半年报,2017年上半年公司煤炭销售均价进一步上升到每吨425元,公司预计前三季度净利润同比增幅超过100%。

[1] [2] [3] [下一页]

      关键词: 煤电一体化,神华,国电


稿件媒体合作

  • 我们竭诚为您服务!
  • 我们竭诚为您服务!
  • 电话:010-63413737

广告项目咨询

  • 我们竭诚为您服务!
  • 我们竭诚为您服务!
  • 电话:010-63415404

投诉监管

  • 我们竭诚为您服务!
  • 电话:010-586890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