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焦“新基建”下的充电桩产业

发布时间: 2020-05-15 10:21:31   来源:中国能源报  作者:卢奇秀

  核心阅读:充电桩互联互通本身并没有太高的技术壁垒,但当前运营商体量不匹配、运营企业数据分享意愿不明、硬件标准化程度不足等因素束缚了充电桩互联互通前进的脚步。而从根本上讲,互联互通并非目的,关键要保证车主找到充电桩后能够充上电、充好电。

  近日,记者了解到,由四家头部充电运营企业国家电网、南方电网、特来电和星星充电共同创建的联行科技或将于6月份发布充电桩互联互通产品。届时,联行科技将继续发挥各个充电运营商之间的枢纽作用,助力行业互联互通。

  “未来,车主无论是使用e充电、顺易充、特来电或星星充电APP,都支持查询并使用其他运营商的充电桩,真正做到全国一张网。”一位充电运营企业高管对此表示,充电桩互联互通问题将很快得到解决。

  有业内人士向记者表示,充电桩互联互通本身并没有太大的技术难度,因运营企业体量不匹配、信息分享意愿不强等原因致使互联互通进展缓慢。对企业而言,互联互通只是一种手段,为用户提供优质的服务才是关键。

  运营商体量不匹配

  在罗兰贝格全球合伙人方寅亮看来,充电桩互联互通至少包含三个层面:首先硬件上,要确保充电物理接口的互联互通;其次是充电服务信息,包括充电桩的地理位置、配置数据的互联互通;最后是交易结算的互联互通。“从更广义的角度来讲,未来充电桩还将和智能电网、智慧城市等内容实现互联。”

  早在2019年初,为解决充电桩互联互通问题,头部四家充电桩运营企业——国家电网、南方电网、特来电和星星充电就共同创建了北京联行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目前,联行科技平台已覆盖全国85%的公共充电桩。

  “大家都知道互联互通的好处,但充电运营企业大多不愿意将自己的数据展示给其他充电运营企业。”星星充电高级副总裁高海军坦言,体量相当的充电运营企业更容易达成互联互通。他解释道:“比如,我在这个城市投入了几千根桩,对方只投入几百个乃至几十个桩,极端情况下,充电运营企业不投资桩,只做一个APP,完全的轻资产公司,这样做互联互通对重资产投资的运营企业是不对等的,更是不公平的。”

  在方寅亮看来,充电桩运营行业集中度高,头部运营企业竞争优势明显,且已形成自身品牌影响力和下游客户资源,对通过互联互通获取额外流量的需求较小,而尾部中小企业为提高充电桩利用率,互联互通意愿度较高。

  在此背景下,整合中小运营商的平台也就应运而生。目前,云快充平台对接的运营商超过900家。“事实上,市场上还存在很多中小充电运营商,比如深圳、太原等地的中小充电运营商的充电桩数量远远大于头部企业的量。和头部运营商不同,中小充电运营商技术能力薄弱甚至没有技术能力,没能实现桩联网。”云快充商务总监张思冬告诉记者,“云快充就是为中小运营商提供充电SaaS平台服务,将其互联化、信息化后,把数据推到地图、主机厂等流量平台,实现供给双方的匹配。”

  由谁主导是关键

  “互联互通问题的提出不是一两天了,关键是由谁来主导。”高海军表示,充电桩互联互通需要一个国家级的平台来做这件事情。

  “若由某家运营商主导,既是运动员又是裁判员,不利于公平竞争,平台上充电桩的信息推送可能有所倾斜。”方寅亮同样认为,充电桩互联互通,由政府主持推动第三方平台建设是一个路径,或者可以由具有较强客户基础和获客能力的主机厂、面向C端的企业来大规模引流,为运营商提升充电桩利用率。

  此外,政府推动的效果也更为直接。据记者了解,上海充电运营商必须要接入联联充电平台,否则就拿不到补贴。张思冬解释称,一些中小充电运营商,其服务车辆的体量已经足够大,每天有漂亮的营业额,没有意愿也不需要跟任何平台对接。

  方寅亮进一步表示,从企业竞争角度看,部分数据或成为未来桩企的关键业务延展,因此充电运营企业的数据分享意愿不明。“不同充电运营商关注的细分市场并不相同,服务场合也各有特点,现阶段或许只能共享一些基础数据,其他数据恐怕需要长时间协调之后,才能逐步打通。”

  在高海军看来,尽管实现了互联互通,但未来充电桩市场仍然会有很多个APP,车主对哪家产品的体验好就用哪家,行业的未来将由市场和消费者决定。

  下一步聚焦数字化

  “现在的互联互通是单向的,充电运营企业作为供给侧,只是把充电桩站的静态、动态数据开出去,车主通过常用的车服平台,找到并启动充电桩。”张思冬认为,此前行业对互联互通的定义,是充电运营商平台之间的互联互通,可以相互启动。而随着市场的发展,主机厂、运营公司、地图软件和生活类平台都陆续布局充电板块,互联互通已不再仅局限于桩与桩之间。

  在方寅亮看来,信息互通分为浅层次对接与深层次对接两种。浅层次的对接,仅停留在点位等粗浅的信息共享,难度不大,只要基于地图搜索就可实现。而深层次的对接,即能操控、预约、监控和结算其他厂家的充电桩,则需要统一的口径,涉及通讯接口协议标准。“目前充电桩硬件标准化程度不足,底层架构难以实现数据化和标准化。此外,要对车辆充电状况数据进行共享,电池管理系统的标准也需进一步完善。”

  张思冬认为,互联互通不是目的,而是解决问题的手段。“互联互通本身并没有太高的技术难度和壁垒,难点在互联互通之后,车主找到桩如何保证一定能充上电、充好电。加油是一个物理动作,比较简单,而充电却是一个电子信息交互动作,有技术壁垒。这是互联互通之后要解决的问题。”他透露,对充电桩的功率、速度、价格等数据做深入分析,为车桩做更好的匹配和推荐,将是云快充发展的方向。

  方寅亮表示,在“新基建”风口下,多方资本、玩家涌入充电桩领域,在加快充电桩基础设施建设的同时,也将增强充电桩的智能化、数据化,为充电桩的数据互联互通奠定基础。

中国电力网官方微信

      关键词: 新基建,充电桩

主办单位:中国电力发展促进会
网站运营:北京中电创智科技有限公司  国网信通亿力科技有限责任公司
服务热线:400-007-1585      在线投稿
《 中华人民共和国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 》编号:京ICP证140522号 京ICP备14013100号